丽莎会馆 加入收藏  -  设为首页
您的位置:婚纱摄影 > 热点事件 > 正文
宫斗记录
宫斗记录
提示:

宫斗记录

==================宫斗开始=================
时间:日暮
地点:月华殿【银婕妤寝宫】
人物:银婕妤·落翾,幻更衣·慕微
幻答应·慕微
【美艳非常,面似桃花含露,体如白雪团成,眼横秋水,眉青若黛。】
【十指尖尖如春笋、袅娜犹胜西施,三寸金莲,一天丰韵。】
【着淡粉色宫,香之甚浓。外套素纱衣,飘逸秀丽。腰束纯色丝链。踏青丝软履。】
【细看时,为之不敢亵渎的乃一无双秀美绝眸,灿然生辉,墨色青眸,惜之。】
【烟波犹泛起,丝丝千娇百媚。】
【柔媚似黛玉,婷婷若西施,袅娜貌玉环,言辞轻昭君,仙子欲貂蝉。】
【手握书卷,更有种儒生才气,言辞柔媚,淡淡雅雅,轻言像絮语。】
【望窗外之,兮然,弹落那份尘俗之气,留滞那仙子依然。】错错落落,恩恩怨怨。为何?缘此那尘缘未了。纷纷争争,乱乱扰扰。祈何?只知深宫闺怨若沙金。
【念之。】吾进宫亦有半载,未曾体验之宫中有何?难,此为之众人望跃凤之地?
【幽幽长叹。】
【听闻帘动,熙儿进之。柔言。】主子,莫叹,外出走走也可啊。
【闻之,点点头。】
【信步,竟至婕妤寝宫。】
银婕妤·落翾
【夕阳西下,暮色开始四合。那个从未时便已屹立在窗棂处的女子,神色略微淡漠,叫人看不出心之所想。这是一种甚样的神色?——似是忧伤,唇畔却渲染了一丝寂静的笑。似是愉悦,眼角挂着的晶莹却不容忽视。】
【轻轻缓缓地,让嘴角染上了一丝欣喜。但水眸深处藏匿的、阳光般明媚的忧伤,怎也骗不了人。不知几时,想容莲步而入,如是言道:“主子,更衣慕氏来访。”良久,素手方挥,暗示更衣。一袭华丽,裙摆逶迤,手执巧扇,细步大殿。】
【放眼殿内,一切如旧,只是那心,似乎空了一角。流年悄转换,鸾境朱颜改。即便一切如旧,人亦不复当年。】
【挥水袖,传之小主。待其款款施礼,娟然巧笑】小主请起。【略顿,稍后方言】来人呀,奉茶,辞座。【时间忙碌。撩拨着碧螺春,垂首淡言】今儿个请安时辰已过,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,不知更衣今日前来,意欲何为?【轻灵的声音,不急不躁。】
幻答应·慕微
【礼毕,闻起身,起。笑笑。坐之。】
【听之,不卑不亢。浅笑依然,柔言淡淡。】慕微闻近日宫中有事,不知婕妤姐姐可否知道?
【言罢,抿了抿茶,看看婕妤。】
银婕妤·落翾
【微咪水眸,由骨里迸发慵懒。】哦?感情小主今日…【浅笑,】若是有何重要之事,小主可找错人了。本主虽可惩罚下位,但这些个大事,本主还是无权处理的,需交由太后娘娘,淑妃娘娘。【淡扫其处】再者,小主有事不禀上位,而直接找上本主,此是何意?依本主看来,小主是想陷本主个觊觎上位之罪名吧?!若真如此,小主,可知后果如何?【转而又言】本主入宫伺候皇上、太后娘娘多年,本主为人圣上,太后娘娘想必也是十分清楚的。
幻答应·慕微
【闻之,依旧淡淡。】这事并非关于他人,而是婕妤娘娘您。
【转而言之。】若慕微未曾记错。
【笑笑。】婕妤之父应是宰相吧。
银婕妤·落翾
【闻之嗤笑】哦?怎地本主父亲之事,本主未得到消息,反倒是小主先本主一步知情了?小主可要好好想清楚啊…毕竟…祸从口出啊。【媚笑,】小主这回可真真记错了,本主之父,乃我朝名副其实吏部尚书。【咪眼】私自安插官位与人,小主视圣上为何物?圣旨岂同儿戏!小主今日几次三番来我月华殿挑拨,可已知罪?!小主莫要忘了,本主虽不可处理大事,但若是惩戒几位小妃嫔,还是有那能耐的!【素手一挥,神色严肃】来人啊,传本主旨意:慕氏小主三番挑拨,今以静思三日予为惩戒,不得有误!【转首又言,眸光冷冷】小主日后还是多加小心吧。请便【挥袖而去】
幻答应·慕微
【闻之,依旧不言,待其离去,唇动几声,未听之。】

——————结戏——————





 ============。妃斗。====================
  人物 宸美人。苏槿汐 柳修媛。沈怜妆
  地点 翊歆宫:主殿:锦萱榭 (沈氏居所)
  时间 冬,晨
  剧情 关于素漪一事
  ===================开幕====================
  宸美人。苏槿汐
  、【落纷飘雪淋漓畅爽之晨醒之际,菱格窗框之外,晓光初透,清澈凛然。念及娘子一事,微凉指尖轻轻颤抖,于掌心触碰,松开。转身翩然:姽婳,是不是到时候,该去看看修媛娘娘了。毫无疑问,姽婳便知何意,梳妆。】
  、【雪音簌簌,长衫席地。托起了一条素色带子蜿蜒盘旋在那条小径。抬眼之际,锦萱榭。羽睫上白霜凝固,白色睫毛一身素装冰天雪地里显得楚楚。唤人通报,虽说是清晨,显然修媛娘娘早已起来。很快便得了允。】
  、【低眉浅言】:槿汐...给姐姐请安了。姐姐长乐永安。

  柳修媛。沈怜妆
  〖明月别枝初惊鹊,西厢画未折锦年。重帘轻卷湿寒气,雪覆云寂。疏枝横间透绿萼,竹树常青。遂着人伐竹取道,皆其繁秀以蔽日也。〗
  〖倚榻孤枕灯残,望阊阖风归处,其声沨沨。晓漏更短,仿佛又质明。孕事是祸福相依,端的是半点不由人。〗
  〖苦悯就。闻宸美人临至锦萱,偏螓首斜睨,窗櫊氤氲,以素烟为纱。想来这段日子也是苦了她,即允。〗
  〖复教小厮煮了壶碧潭飘雪,见她整容敛袂,低眉浅言,心自生怜,虚扶其起〗宸妹妹还和姐姐客气些什么,这天寒地冻的,若是冷坏了身子不就正中了那厮的下怀了么。
  〖乃命赐座,奉予温茶。〗

  宸美人。苏槿汐
  、【略惊抬眸,心下颤抖。倘若是那一般,我的生死又有何干,更况且,我只不过是一枚棋子,冰惹是生非,添了那般多的麻烦。然而,瞧修媛之样并非那般想来。难不成,她是当真了认了这么个妹妹么?】
  、【心下暗讽自己的可笑。苏槿汐,你有何德何能呢?怕是,另有一般思衬吧?不论如何,至今,至少还是对自己好的。残月晓风,断桥残雪,来转百回也不变那么几个人,那么一些事。逆来顺受则矣。】:谢姐姐......
  、【落座片刻沉默不语,抿唇良久方才开口】:姐姐......近日来..未能来探望姐姐,望姐姐见谅。妹妹没有脸面来此锦萱榭,翊歆宫前都不敢徘徊。妹妹创下了此等祸端,让姐姐费尽心机缓解,妹妹......当真是对不住姐姐的期盼信任....
  、【指尖泛白,撰捏过度所致。唇色淡淡,皓齿轻咬不放。眉宇轻轻,不肯蹙眉。如今已是忍耐多久的委屈以及痛楚。竟会在此涌来。但,终究宫闱如海。不得深信。即便是姐姐如此待我。我亦是不可以将所有心情告知与你,深宫不似闺房。】
  、【即便,窗外雪一般靓丽,却终究是因不是一扇窗,倒是阻隔开去了。】

  柳修媛。沈怜妆
  〖兀自端茶,碗底越瓷青花,釉色泼染。宽袖阔长,掩盏饮尽愁殇。望她悚然而栗,拟风云开阖之状〗
  〖也知她受了委屈,胸怀愤懑。遂缓了语气,温婉笑道〗纵你不说,我也知你心里是不好受的。
  〖绛唇张合间微叹了一声,尽淡然〗这宫里的世态炎凉,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也不知怎的,那日见妹妹只觉投契得很。若妹妹连这锦萱榭也不来了,这满肚子的苦水该向谁诉啊。
  〖话罢揽过她的玉身,阖眸而道〗我又岂会不知你受了委屈,可惜现时那尹娘子荣宠无限,而我有了身子,皇上顶多就来探视罢了,无论留宿。
  〖摇首似是不安〗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不能护你周全啊
  〖眸间笑意稍纵即逝,只觉诡异〗

  宸美人。苏槿汐
  、【修媛掌心温热,揽过肩时,竟觉暖意无限。浅然呢喃】:这宫中,深深浅浅,亏着了有姐姐,姐姐也因我,反而亏着了。
  、【茶香淡淡,氤氲开来,武器疼省的茶杯,触碰的刹那温热炙手,离开的瞬间,凄凉无暖。】:姐姐说的是,宸熙那是妹妹作茧自居的藏身之处,这里,日后便是我最后的容身之所。还需姐姐,不嫌弃妹妹,委屈,妹妹自己能承受的,定然不会叨扰姐姐,妹妹何时不知,姐姐哪里会一帆风顺,走到如今也是万分艰难不易的。妹妹实在是不忍心......更何况如今姐姐怀有身孕,更是有惊无险要多加注意。
  、【望着某处凝神滞住,轻轻期盼一般】:如今,是不是要盼着皇上来宸熙殿了呢?

  柳修媛。沈怜妆
  〖低语呢喃细磨耳鬓,指若削葱,轻拍其玉肩,婉然而道〗诺大宫闱,纵是姊妹三千,蓦然回首时也只得孜身一人。也亏着妹妹不嫌姐姐唠叨,时常陪伴身旁,解尽忧烦。
  〖稍顿,后又笑道〗这三宫六院的,哪个不是日日夜夜盼着君上驾临,可最后,可是盼着了?
  〖浅然一笑〗宫里事事都讲着人脉权势。尹娘子初时不过一介宫婢,屈膝人下,偶承圣恩才飞上枝头。这偶然可真为碰巧?怕也只是那洛氏精心部署的一颗棋子,以笼络君心罢了。
  〖微微启玉齿〗之所以敢如此放肆,怕就是有了那座不倒的靠山。洛氏位阶荣宠都在姐姐之上,如今若让她再得一子半女的,只怕……我等命不久矣。

  宸美人。苏槿汐

  、【闻言也是深思一番。】:若是姐姐当真如此想,也是妹妹的荣幸。
  、【抿唇轻笑一声】:没办法,如今世道便是如此,无可奈何。而如今,只待昭仪......
  、【想起什么一般,猛然抬首,凝望修媛深深地眸子。此言之意莫非是?】:姐姐可是暗喻......

  柳修媛。沈怜妆
  〖阖闾风恶,吹落梢头嫩萼。眸间厉色稍纵,只觉寒意恣肆〗妹妹,姐姐从来只相信,我命由我,不由天。
  〖唇间勾起蜜色笑靥〗这深冬越发清冷了,也不知那内务府新裁的衣裳合不合滟姐姐之意。
  〖宜笑浅然〗素闻妹妹不仅蕙质兰心,还生得双巧手。依这近朱者赤之理,姽婳姑娘也定当心灵手巧
  〖莞尔笑之〗不知妹妹舍不舍得让姽婳姑娘受累呢。这衣服若是配以香料想必是更加怡心养神呢

  宸美人。苏槿汐
  、【刹那间,心下陡然一颤。然情势所逼,心下了然其意。清冷苦笑一番】:我命由我,不由天。妹妹道是也该相信了。逆来顺受惯了,也该试试,自主而为。
  、【凛然一笑,深吸一气。】:也是时候该去感谢昭仪娘娘让妹妹我息事宁人的好意了呢。倘若姐姐不说,妹妹还真就想不到这么一番好主意,好法子去好好妥当的感谢昭仪娘娘。姽婳......诚然,是不会嫌累的。
  、【轻声呢喃】:养身......呵...姐姐便安心养胎好了。此事,妹妹自是万死不辞。终究是至少可以保住姐姐这边。也不枉姐姐对我的好心一片不是?
  、【时候不早,姐姐也该休息了。妹妹这就告退,改日前来探望姐姐。
  、【转身浅笑,在背对的瞬间,眸色暗淡】:姽婳,走吧。
  ---------------------结束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宫斗记录
提示:

宫斗记录

--------| 君苍九澜、宫斗、|------------人物:娆贵妃。姝环冉潇美人。妃曦若时间: 莫凌63年、盛夏。辰时(07时——09时 )、地点:伊芙殿【姝氏住处】剧情:请安戏。次日,潇美人妃氏携带锦绣到娆贵妃姝氏宫中请安。姝氏对妃氏近日出风头来说颇有言辞,便刻意刁难其。妃氏急于应付姝氏的刁难,设下陷阱让其跳入。两妃在宫中大谈奇葩之事,不知是否能够摆脱姝氏刁难。【 剧情展开 】顺序:按人物顺序。不可插段。注意:禁止加P(也就是话外音。)、不可抄袭一切、字数不得少于四行。误水戏。 演绎格式: 。《 》+语言---------| 君苍九澜、开戏 |-------------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日渐渐升起,泛起了点点鱼肚色。昨日淅淅沥沥的下了些许小雨,现在窗外露珠莹莹,阳光的折射倒也是显得些许美丽。近日听说皇上又册封了几位小主,原本是想探访几位佳人,却怎么也不曾想过来人可是快得很。手中薄扇轻轻摇曳,闪开那些许热气。衣裳尚未更换,便唤来词儿梳洗更衣。》。《 一袭紫色纱衣,层层下衍,裙摆处刺绣着些许花蕊,点点藤蔓上升于腰间。三千青丝随意挽起,三根碧玉簪子随意插于发髻间。朱唇微点,恰到好处。不显妖媚却也不显清纯。》。《 整理好一切,慵懒的躺在贵妃椅上,词儿在一旁纸扇去暑气。窗台上的花儿散发着淡淡幽香。闭眸享受着片刻的宁静。没一会儿,婢子缓缓进殿,道 》娘娘,那漪兰殿潇美人求见。。《 潇美人?今儿怎到本宫这里。本宫倒是想看看她葫芦里倒是藏着什么药。抬手,道 》宣吧。潇美人。妃曦若。《 盛夏,晨曦盈盈。空气中知了的轻唱漫溢,宫墙四锁,惆怅满怀 》。《 余入宫未及一月。皎月坠影需何方,宫闱深深深几许,只奈独吟空笛于九州。》。《 父亲遣人捎来苏州名绣锦缎,方记起伊芙殿殿主平日嚣张跋邑,便由濉曲取了锦缎前往殿前。》。《 闻之,入殿。濉曲随之行礼,叠掌置纤腰右侧 》曦若见过贵妃,娘娘金安。 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蓦然,抬眸瞧着那妃子手中的布匹。着身站于我旁。手中茶盏放于紫檀桌上,负手接过潇美人手中的东西,细细瞧着。》。《 玉手轻轻覆上那苏绣锦缎,异常柔软。不愧是苏州明绣。只是这潇美人为何会突然送礼给本宫,倒是不能甚解。转身将苏绣递于婢子,让其收下。回眸瞧着潇美人,笑道 》这就谢谢潇美人这礼了。。《 话锋听听一挑,讽刺道 》呵,潇美人今日如此殷勤倒是让本宫不太习惯。平日里美人可是连本宫这伊芙殿都不会踏入半步,今日是怎么了? 潇美人。妃曦若。《 瞥视彼处锦缎之上的荷花绣得栩栩如生,抿唇笑道 》娘娘瞧,依妾看来,那荷花显然不适合娘娘,娘娘以为如何?。《 既然掖庭尔虞,便与四面红墙被我诈融成一体,难分难解。厮杀死伤不断,继而谁家小女又换新装。》 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赤赤夏日繁阳照,讪讪答语不知是何。听言,随视看去,又唤婢子将苏绣重执于手中。瞧着那清荷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实乃是拿圣女子攀比之物。只是这潇美人的话可是说本宫连区区清荷也比不上?哼,早知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,果不其然。》。《 覆上那清荷,淡淡言 》哦?为何潇美人不早知晓这不适合本宫,奈何等到这时候才说?难不成故意…。《 心中气闷,不觉复言,话不说完,留其慢慢斟酌 》荷花不合适本宫?那本宫也就不知道还有什么花适合本宫的,潇美人不妨点知一二。 潇美人。妃曦若。《 轻轻晗首,宛尔道来 》娘娘身居贵妃,清莲若是不错,难道娘娘不知贵妃可以牡丹相比?。《 濉曲端站于伊人身后不语 》。《 牡丹花王诚然不错,自贬清莲是奈何。》。《 句语含霜,字字珠玑,若然未知晓续集如何,然怎知何方。》 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倒也是,像本宫这种已经在后宫沾满敌对的地方,清荷却是不是适合本宫。只不过,这牡丹可是本朝吉物,怎可与本宫想必?虽然现在本宫在后宫也有一席之地,只不过如今后位未定,皇上又迟迟不肯立后,这不存心让后宫没有安宁之日。》。《 心下一惊,拍桌起身,冷言道 》难不成潇美人不知道牡丹乃是本朝吉物,本宫怎可与之相比?若是这话传到别人耳中,怕有唏嘘之余说本宫觊觎这后位。 潇美人。妃曦若。《 神情淡然,仅是淡笑 》原来娘娘不若妾以为的这般,于妾心中,牡丹华贵,唏嘘?觊觎后位?妾何来此意?只怕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。《 笑意越来越浓,时不时伴着轻哼 》原来娘娘宁可自贬,不愿替代那高贵之身,自古宫规有云,贵妃之位虽于帝后之下,却可以牡丹凤尾装点,那以娘娘看,娘娘合适何卉?清莲最为朴素,牡丹于娘娘眼中竟只是后位垂涎者之无稽,此两物乃卉中两极,两极配不得娘娘,更是何朵奇葩可相拟? 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听着眼前女子的长篇大论。呵,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吧。讽刺本宫?随如其人所说自我讽刺,可若与之相比,进退两难的局面。》。《 牡丹与清荷确乎是两种极致花卉,可却是各有各的妙处。牡丹高贵典雅,清荷纯洁无暇。好一个潇美人,心计如此深厚。嘴角笑意越来越淡,直至全无。鼻息轻哼一声,道 》自贬?呵,何来贬义。牡丹的高贵以及美艳不可方物。本宫及不上,却也是真,难不成潇美人能比?后宫除了能登上后位之人谁能与之较比,占据后位之人想必也是能人。牡丹确乎不是我等能比的上。。《 转眸,看向潇美人,看着那嘴角的笑意,不觉得厌恶。冷笑继言 》又说清荷。清荷乃神圣之物,高洁而不可亵渎。若是光瞧着那朴素之貌,又何来清荷之香?万物都有各自妙处,只是这两种花卉各有不同。本就不该拿两者与之相比。潇美人今日可算了糊弄了本宫一翻。本宫自然不可与这两级想必。常言道,说其人者必知其身。熟不知潇美人又适合何种花卉?潇美人。妃曦若。《 眼角眉梢双颊显露习惯的笑意,梨涡浅现 》妾不才,还请娘娘赐予奇葩,不知娘娘以为何种奇葩适合妾?。《 恭敬地拱手,以示对其之尊 》。《 转而又落于旁座 》 娆贵妃。姝嬛冉。《 眼前的人已经彻底在我心中烙下痕迹。要不为我所用,要不做敌相分。唇角有意无意翘起,奚落看着眼前的人,丝毫不示弱。》。《 眉目轻佻,端起紫檀桌上的茶杯,茶香缓缓探入鼻息,心中火气稍稍压下。啜了一口茶水,道 》潇美人说了那么多,口不干舌不燥本宫可是佩服。本宫可是没有精力在与你论这奇葩。。《 长袖一挥,冷言道,丝毫不拖泥带水 》词儿,送客。。《 言毕,不在看其。转身走进内室。》 ----------------| 君苍九澜。演绎结戏 |------------------

宫斗记录
提示:

宫斗记录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2:57:26
--------宫斗--------
人物:嫣妃。柳子嫣 雪美人 | 紫冰
地点:御花园
时间:冬天清早
--------戏起,消音---------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2:59:38
--【淡烟色纤语裙几分曳地,衣摆下束带松松在腰间打了个结,被寥寥青烟微薰过的浅紫,乍一看,仿若是氤在白色丝绒上极淡的水墨,宽大的袖口边上用些许银线收边,内含的韵味远超外显与张扬。】清早,与宫女来到御花园赏花,看见不远处美人紫冰也在,边心中想去刁难他,于是示意宫女一同过去,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03:41
【身穿一袭我最喜欢的白色长裙,上面绣了一朵淡雅的白色兰花,衬得整个人清新脱俗,发间只有一只简单又不失庄重的七彩蝴蝶簪,全身上下除了腰间的一块墨香玉,便再无其他多余的装饰了,素颜朝天,不施粉黛,轻移莲步,便向柏梁亭走去】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05:09
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言道】原来冰小主也在啊,为何见本宫不说话呢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05:40
【浅笑,福身】臣妾参见嫣妃娘娘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07:22
【笑言】免礼,小主今日怎么不抚琴,而是来御花园中赏花呢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08:58
回娘娘,今日天气很好,臣妾在房子里呆的有些闷了,本来想叫上姐姐一起来的,但又怕逾越了,没想到,在这竟然巧遇姐姐,姐姐说这是不是缘分呢?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11:40
小主可真是能言会道啊,刚刚看见本宫都没和本宫说话,还是本宫和你说的话,怎么会要叫上本宫呢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12:43
回娘娘,刚刚臣妾一时兴奋,看到这娇艳欲滴的花,喜不自禁,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,望娘娘恕罪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13:25
是么,这么朵额、美丽的花也比上冰小主的美丽啊,你说是不是啊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14:14
谢娘娘夸奖,娘娘不也像这美丽的花吗?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14:54
本宫可没你这么美丽,但是小主要记住,在美丽的花也有凋谢的内天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15:26
【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】谢姐姐提醒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17:44
【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言道】妹妹啊,听说妹妹最爱吃点心了,不如去亭中做做,我让宫女们做些点心,怎么样啊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18:20
谢姐姐厚爱,臣妾从命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19:19
【说罢,便示意让侍女去拿点心,然后转身向亭中走去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19:46
【跟在嫣妃身后】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19:54
、(一袭薄若蝉翼,半透明妃色烟萝纱衣,精细地绣着开的正盛的芍药,以散错针法织入孔雀金羽线,大朵艳色芍药栩栩如生,杏色联珠黄色云头波形纹饰,花到腰际,便止了形。)
、(妃色般艳丽的色彩也清雅恬淡起来,柔柔糯糯的藕荷色顺着极纤细的腰身缠绵而下,极清浅的绣着丝丝盘绕的波纹,随人舞动流光溢彩起来,美不暇接。)
、(下身一条水绿色镂银散花委地长裙,“疏影横斜水清浅,暗香浮动月黄昏”,支支墨梅,沁人心脾。)
、(外罩一件孔雀氅,皆是以白孔雀初生细羽根根缝上。叠领,广袖,裙摆有十幅宽,后拖一袭曳地大氅。织绣精妙,几殆鬼工。色泽肌理,皆与真正的孔雀羽毛别无二致。)
、(一根孔雀蓝宝石骨簪,斜斜绾起灵蛇髻。凤衔玉珠珍珠步摇,内镶猫眼石,闪烁着神秘的光泽。)
、(发上斜斜的别着的一支乳白珍珠玉蝶翅璎珞,珍珠流苏随着一举一动,轻轻的摇晃着。)
、(芙蓉面,勾魂眼,风流多情笑,巧言如蜜语,抬起头,眼眸里光彩如虹,流光羿羿,那透着笑意的慧黠与通透。)两位妹妹也在啊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20:30
【抬眸,浅笑】臣妾见过姐姐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21:09
【见岚妃来了,边连忙起坐,福身】嫣儿参见姐姐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23:18
、(眼波斜飞,对着其微微一笑,笑声清脆如夜莺浅啼,娇躯轻耸如花枝微颤,玉手轻抬,那刚露一半的贝齿便掩于袖后。)
、(柳眉微扬,水眸流溢,那样的娇艳而婉转,仿如一枝晨间初绽的牡丹,犹带微*R>、(瓦蓝黛笔勾眉,眉间有着一点淡淡玫红的朱砂痣,眸光流转中,媚态横生。)两位妹妹都赏花来了吗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23:46
回姐姐,是的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26:02
、|勾起一好看的弧度,淡笑道| 是啊,姐姐请坐,我刚才叫宫女去做了些点心,应该马上就好。姐姐一起来吃点心吧。

、|说罢,边转身和宫女说,快去看看,怎么点心还没有来啊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28:42
、(这么一副美仑美幻的色彩,本就倾城的韶颜,愈发醉人。)
、(一双如葱玉手捻起莲花盛开的样子,戴着空雕花镶嵌珐琅绛紫护甲,丝丝缕缕雕着牡丹,极细致迷离的花样,让人迷了眼。)
、(面似桃花带露,指若春葱凝唇,三千青丝绾成缕鹿髻,露出光洁的额头,用几颗红宝石装饰的链子轻贴额头,缓缓流动着妖艳的光茫。)
、(轻看一眼,摘起一株菊花,漫漫无聊的在两人面前甩着,言)两位妹妹多像这菊花啊,美丽清雅,又不失高贵大气。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30:37
【冷笑,抬起冷漠的紫眸】妹妹以为,姐姐更像这富贵的牡丹,而妹妹只愿做一支默默无闻,散发着属于自己的气息的茉莉花

嫣妃。柳子嫣(374986090) 13:31:23
、|看着宫女匆匆忙忙的端来点心,向岚妃请安以后,便在耳朵里和嫣妃说了一句话,便退下|二位慢用,嫣儿有些事情,就不配各位了,望姐姐赎罪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31:42
恭送嫣妃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32:14
、(微笑,语)慢走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36:13
、(轻拨花儿的花瓣,再看这花儿缓缓落下,抬头看着雪姬)妹妹真有空啊,怎么不弹琴了,跑来赏花呢。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36:43
回娘娘,今日天气很好,臣妾在房子里呆的有些闷了,本来想叫上姐姐一起来的,但又怕逾越了,没想到,在这竟然巧遇姐姐,姐姐说这是不是缘分呢?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42:27
、(侧过眼,不理会,拨下一瓣又一瓣)
、(眼里流出无尽的冷漠,不时冷哼了一声)缘分,这么说宫中所有的妃嫔遇见我都是缘分咯。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43:07
【嘴角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】也许吧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3:53:46
、(花瓣撒了一地,只剩下个花杆,凝神闭眼了一会,看了看雪姬,笑言)冰儿别误会了,我只是随便说说的。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3:54:39
【苦笑】姐姐,妹妹身子不太舒服,想先回去歇息了,还望姐姐见谅

郁明帝。陌颜(985000301) 13:59:23
-【看着远处这两个各怀居心的女人,无奈地笑笑,所有女人进了宫都会变成这样的,便走了过去】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4:02:47
【抬眸、浅笑】臣妾参见皇上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03:52
、(颔首,淡言)臣妾参加皇上

郁明帝。陌颜(985000301) 14:10:51
-【紧皱眉头,有松了下来】岚妃这么喜欢虐花啊,还是拿花当人啊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15:11
、(放下手中的花杆,起身,瑰姿艳逸,仪静体闲。柔情绰态,媚于语言。)这花这么美丽,臣妾当然要小小嫉妒一下咯,不然这花留着勾去了皇上的魂怎么办

郁明帝。陌颜(985000301) 14:19:06
-【淡淡的看着这个美人儿,不禁闪过一丝笑意,还是那么让人勾魂,连话语都这么具有魅力】我好象记得岚妃最喜欢花了,怎么如此对待他。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25:51
、(眼上黛色渐渐变深的晕染,映得本就勾人的凤眸越发妩媚,只是眼里透着的只有冷魅。)
、(瓦蓝黛笔勾眉,眉间有着一点淡淡玫红的朱砂痣,眸光流转中,媚态横生。)
、(又摘下一朵玫瑰,樱唇不点自红,盈盈含笑)这花儿多漂亮啊
、(低下身来,魅唇接近花儿,似对花儿说)你瞧你,多美丽啊,连皇上的魂都被你勾去了呢!
、(语罢,又抬头看了看皇上,一副怜情)是不

郁明帝。陌颜(985000301) 14:27:46
-【听了这些话,不禁想要笑出声来,但见旁边有人,不可失大雅,轻咳一声】这些话哪里比得上岚妃你这朵花呢。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4:30:17
是啊,姐姐确实是美得很呢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31:56
、(魅眼一闪,亮光忽上忽下的)
、(望了雪姬一眼,言道)冰儿这张嘴真是甜啊,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4:32:36
【低头,浅笑】只怕妹妹还不及姐姐的百分之一吧

郁明帝。陌颜(985000301) 14:34:34
-【似被冷落了,又一笑,宫中争争斗斗早已习惯了,起身悄然离开,不料被发现,言】你们有你们的战场,我有我的战场,我不适合你们的战场,还是回到我的战场去当英雄把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35:19
、(起身,盈盈含笑)臣妾恭送皇上

雪姬。紫冰(934734459) 14:35:51
【起身,冷笑】臣妾恭送皇上

岚妃。花冉汐(1225779460) 14:35:55
======================结束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宫斗记录
提示:

宫斗记录

  =============宫斗==================
  人物:至尊皇后、凝馨侧后
  时间:夏、、、、
  地点:储秀宫
  =================开始==============
  凝馨侧后
  -【粉色的绸缎大袍,腰间镶嵌着晶莹的滚珠,外层的薄纱让那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。】
  =【内衬是古典的水晶蓝,让粉色的俏皮多了一份典雅和气质】
  -【莲步移至储秀宫】
  -【行礼请安,轻言】
  --臣妾给姐姐请安,姐姐万福金安
  -【声音如珠玉落地,甚是好听】


  至尊皇后
  【五重华服繁复娆丽,浅黄素蕊净绡霞衣为底,杏黄福寿暗纹轮海瑞光丝锦纨裳为里,密绣千叶牡丹同栖枝飞莺的桃红纻衣为衬,蹙金九雀四鸟间疏绣五色祥云的正红长袍为披,薄如蝉翼的明黄缠枝宝相纱衣为帛,穿起来虽层叠琐碎、沉重闷热,然外表看起来却素净端雅、娴柔淑婉,雍容华贵又不显奢侈张扬。】
  端坐,【言】
  妹妹免礼,不知妹妹这么早来给本宫请安有何事啊


  凝馨侧后

  -【缓缓起身,道】
  --谢皇后姐姐
  -【又道】
  --妹妹只是觉得许久没来看姐姐了,有些想姐姐而已
  -【声音稍有清甜】

  至尊皇后
  【拿手帕拭去了头上的汗水,言】
  本宫听说皇上这一连七天都在妹妹那里啊
  可有此事啊,妹妹?


  凝馨侧后
  -【淡淡答道】
  --回姐姐的话,确有此事
  -【垂首间、樱唇点点勾起一抹似若非有的微笑、眸子涟漪尽显】


  至尊皇后
  -【微微一笑,恍若罂粟绽放,言】
  --那妹妹可真是好福气啊,连我这个皇后都比不上呢
  -【表面的微笑掩饰不了心中的怒火】

  凝馨侧后
  -【微的一怔,又道】
  --谢皇后姐姐赞美,臣妾只是一时受宠而已,没过多久,皇上厌了,就又会回到姐姐身边的。
  -【又言】
  --妹妹怎能跟姐姐相比呢,姐姐出生高贵,天生就是荣华富贵的命,那想妹妹、、
  -【拿起手帕,擦掉眼角的泪珠】

  至尊皇后
  -【看见她那假惺惺的样子便来气,可还是强撑着笑脸,言】
  --一时受宠?自打妹妹进宫便宠冠后宫,皇上到现在不是还没有厌了吗
  -【拿起糕点,吃了一小口,道】
  --本宫出身再高贵,不是还比不上一个民间女子吗

  凝馨侧后
  -【脸上没有一丝表情、缓缓道】
  --后宫佳丽三千,个个都是国色天香,妹妹早晚会被踢下台去的。
  -【浅笑一声,又言】
  --姐姐可就不一样了,跟皇上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皇上在哪都会想着姐姐呢,姐姐比妹妹更有福气,怎么会比不上妹妹呢?

  至尊皇后
  -【眼前一亮,转眼又暗淡了下来,言】
  --妹妹言重了,皇上连上前线打仗都带着妹妹,可见皇上是多么的宠爱妹妹了。
  -【眼睛瞪着她,道】
  --连本宫都没有这个殊荣呢

  凝馨侧后
  -【浅浅一笑】
  --姐姐言重了,后宫中任何妃子的恩宠都是会失去的,只有姐姐的恩宠不会呢,因为姐姐是皇上最喜爱的皇后啊。
  -【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,言】
  --哎呀,你看,妹妹真是糊涂了,把正事都给忘了
  -【吩咐侍女,侍女拿过一个小巧玲珑的盒子,打开,里面是一支漂亮的金步摇】
  --这是皇上上前线打仗的时候有个人奉上的,皇上看很漂亮,跟姐姐很配,便叫妹妹把这个送给姐姐,姐姐你看,皇上对姐姐多关心那。

  至尊皇后
  -【见那金步摇,眼前闪过一丝恐惧,吼道】
  --快把它拿走,本宫不想看见这个东西。
  -【情绪失控】

  凝馨侧后
  -【有些惊吓,连忙让侍女把它端走】
  --皇后姐姐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
  -【惊恐万分】

  至尊皇后
  -【眼睛发红,愤怒到了极点,言】
  --本宫的事你不需要知道,你竟敢拿此等东西献给本宫,你是想陷害本宫吗?
  -【把茶杯摔倒了地上】
  --【身后侍女悄悄说】
  --皇后娘娘的母亲就是用金步摇自刎的

  凝馨侧后
  -【大惊,跪在地上】
  --臣妾不知啊,臣妾没想到会变成这样,望姐姐责罚

  至尊皇后
  -【神志清醒过来,依然是一脸怒色,言】
  --明明是你想陷害本宫,本宫一定要禀报皇上!

  凝馨侧后
  -【依旧跪在地上,言】
  --臣妾真的不是故意的,臣妾怎会知道这东西、、、、、、
  -【又淡道】
  --就算姐姐禀报皇上,皇上也不一定会信姐姐,因为皇上知道臣妾的脾气,臣妾哪敢陷害皇后姐姐啊

  至尊皇后
  -【气得浑身发抖,言】
  --一个普通女子竟敢对本宫出言不逊,本宫今天就让你尝尝苦头。
  -【拿起一根玉簪,往自己身上戳了一下,言】
  --我倒要看看皇上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本宫

  凝馨侧后
  -【看姐姐如此刚烈,便道】
  --那好,今天臣妾就跟姐姐同归于尽
  -【跑到皇后面前,拿出金步摇,刺中皇后的心脏】
  -【见自己死期不远,向离自己最近的那根柱子撞去】
  -【转瞬间,柱子上满是鲜血,轻笑了一下,然后闭上了眼睛,最后向皇后叫道】
  --我死了,看你还怎么好过

  至尊皇后
  -【见她刺向我,突然冷静了下来,言】
  --你死了,这后宫就是本宫的了,皇上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废了本宫,你还是到阴间去做你的皇后梦吧。
  -【大笑着】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完结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